大麦收购量大跌 农业供给侧改善走向市集化

by admin on 2019年5月18日

原标题:夏粮再获丰收,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速

根据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日前公布的今年以来粮食收购情况,主产区小麦截至7月25日累计收购3396.9万吨,同比减少1841.3万吨,跌幅达到35.2%。

深秋时节,全国“三秋”工作已经基本完成,现在农民最为关心的问题就是粮食的收购价格。随着近日小麦最低收购价格的出台,中国三大主粮的收购价格政策已经全部调整完毕。这次小麦最低收购价格下调,对于整个农产品市场的影响也是很大的,由此所牵引的中国农产品价格机制变动,或许正在触发一场市场化改革的波涛。

夏至已过,夏粮收获接近尾声。据《人民日报》日前报道,权威部门的数据显示,从各地实打实收情况看,今年夏粮丰收已成定局。报道说,以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夏粮生产由增产导向转向提质导向。质量兴农、绿色兴农成为夏粮生产的主基调。夏粮生产优质比例提升,市场紧缺的优质强筋弱筋小麦面积占30%,比上年提高2.5个百分点。夏粮生产节本增效显著,集成推广节水、节肥、节药等绿色技术模式,节水小麦品种面积达到20%,比上年提高8个百分点。

继玉米、水稻之后,今年小麦开始下调最低收购价,成为三大主粮作物收储制度改革全面深入推进的重要标志,以调价为信号的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效应也开始显现。

10月27日,国家发改委12年来首次调低小麦最低收购价格,明年的小麦最低收购价为每50公斤115元,比2017年下调3元;而在今年2月份,三种稻谷价格也经历了13年以来的首次全面下调。再往前回看,2016年开始的玉米收储制度改革,通过“市场化收购”加“补贴”的新机制,已经率先完成玉米定价的市场化。至此,三大主粮的价格机制调整已经明朗。

小麦最低收购价首次下调发出明确信号

根据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日前公布的今年以来粮食收购情况,主产区小麦截至7月25日累计收购3396.9万吨,同比减少1841.3万吨,跌幅达到35.2%。虽然夏粮占全国粮食总产量比重不大,但作为每年收获的第一季粮食,对秋粮乃至全年粮食生产,仍具有风向标意义。

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副研究员卞靖接受经济观察报记者采访时说,在农产品价格形成机制改革的大背景下,今年小麦最低收购价格首次下调,是我国农业补贴政策更加市场化、更加反映供求关系的一种政策取向表现。此次下调打破了小麦最低收购价格自2006年实施以来持续上涨或持平的态势,是一种方向性的转变,对于完善最低收购价格政策具有标志性意义。

随着夏收基本结束,小麦收购也已经开秤。尽管因为天气等不利因素,不少主产区今年小麦平均亩产量相比往年下降,但是小麦收购价格并没有提高,反而比去年有所降低。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农业农村部部长韩长赋称,粮食收购和价格市场化的改革是个大方向,目的还是要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通过价格来引导生产、调节供求、调控进口。“从现在看,水稻供给偏多、小麦供求基本平衡,正是改革契机。”在保证稻谷和小麦最低收购价下调,不会对水稻、小麦产量以及农民收入造成过大影响的同时,他表示,下一步将引导农民种植优质水稻、种植强筋和弱筋小麦,同时在改革中加快完善补贴、保险等配套机制,保护农民种粮积极性。

图片 1

图片 2

最低收购价格深刻影响收购量

农业部小麦全产业链首席分析师、农业部农经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曹慧告诉经济观察报,从国际市场来看,国际小麦价格一直下降,国内外小麦差价已经达到了历史的高点,且从去年开始在个别的月份出现配额外进口小麦的现象。“配额外的关税是65%,也就是说加上65%的关税的话,进口小麦比国产优质麦到南方的价格还要低,这样就危险了。如果以后超配额进口形成常态,中国的粮食市场调控政策将大打折扣。”

据中国江苏网报道,苏北小麦主产区的小麦市场收购价在每斤1.10元左右,比去年低不少,也低于国家规定的今年小麦托市收购价格1.15元,不少种粮大户都表示这一价格甚至低于租地成本,加上农药化肥等成本,肯定亏损,期盼小麦托市收购尽快开启。而在河南、河北等小麦主产区,市场收购价也在托市收购价格上下徘徊,相比往年低了不少。

小麦收购量减少的直接原因与夏粮减产有关,但更为重要的是,继2016年国家取消玉米临储收购政策之后,2017年制定政策开始下调小麦最低收购价格。这是自小麦实行最低收购价格政策12年以来,在维持政策框架基本稳定的前提下,收购价格出现的首次下调。

业界还存在较激进的观点。经济观察报了解到,有专家向政府有关部门提出,小麦、稻谷两大口粮应该像玉米一样,调整为市场定价机制。但是主管部门认为,一步到位的调整存在风险,农民看到这样的强烈信号后,可能会因为收益原因放弃种植,导致粮食生产滑坡。考虑到2003年粮食生产大幅滑坡后的困难恢复,从国家粮食安全,农产品市场、农民利益等角度出发,主管部门采取了审慎稳妥的态度。

事实上,今年的小麦托市收购价格与去年相比也有所下降。为了调动农民生产积极性,我国从2006年开始启动主产区小麦最低收购价制度,此后最低收购价多次提高,从2006年的0.73元/斤增长到2017年的1.18元/斤(国标三等麦,其他等级相应微调)。但今年的小麦最低收购价格首次下调,国标三等麦最低收购价格为1.15元/斤。此外,与以往五等以上质量全部收购不同,今年托市收购只收三等以上品质的小麦,四等及以下的只能通过市场流通。

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全国夏粮生产数据,2018年全国夏粮总产量13872万吨,比2017年减产306万吨,下降2.2%。而2018年夏粮产量因面积减少而减产86万吨,因单产下降而减产220万吨。这意味着,单产的下降是本次夏粮减产的最主要影响因素,占比达到71.9%。

“只涨不跌违背价值规律”

尽管今年小麦最低收购价下调幅度较小,但加上低等级小麦不再托市收购的变化,有关部门仍然发出了明确的信号,即引导农民减少普通小麦的种植,转而提高小麦的品质。

值得一提的是,夏粮播种面积减少,除了上年秋冬播期间部分地区遭遇持续阴雨天气,江淮等部分地区水稻不能及时收割腾茬,影响了小麦播种这一自然原因外,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正在发挥作用。

据国家发改委官网10月27日发布的《关于公布2018年小麦最低收购价格的通知》称,2018年国家继续在小麦主产区实行最低收购价政策。综合考虑粮食生产成本、市场供求、国内外市场价格和产业发展等各方面因素,经国务院批准,2018年生产的小麦最低收购价为每50公斤115元,比2017年下调3元。

图片 3

具体来说,一方面,各地积极大力调整农业种植结构,减少夏粮播种面积,增加花生、蔬菜等经济作物播种面积,如河北部分地区由于地下水严重超采而采取休耕政策,减少了小麦种植;另一方面,棉花目标价格改革政策的实施,促使新疆棉农种植棉花的积极性提高,更多农户倾向于扩棉减麦。

经济观察报记者发现,本次调整是12年来国家首次下调小麦最低收购价格。12年来,中国的小麦最低收购价从2006年的每50公斤白小麦72元、红小麦69元,调整到2018年最低收购价为每50公斤115元。而此前的小麦价格均保持连年上涨或不变的情况,如小麦最低收购价格2008年至2013年连续6年上涨,而2014年至2017年连续4年保持不变。

而稻谷的最低收购价政策变化更提前两年。2016年,早籼稻最低收购价率先下调,2017年所有稻谷最低收购价全面下调,不过下调幅度很少,在每斤2-5分钱,但2018年再次下调,幅度更是达到0.1-0.2元。玉米的临时收储政策则在2016年就取消了,全部实行市场化流通。至此,我国三大主粮的最低收购价改革全面启动。

单产下降的原因,在于小麦播种、生长阶段,遭遇不利的天气影响。比如,秋冬播期间,河南等地局部遭遇持续降雨天气,部分麦田播期推迟15~20天,小麦冬前积温不足,不利于形成冬前壮苗和安全越冬;清明时节,正值小麦生长的拔节孕穗关键期,黄淮等小麦主产区遭受了一次大范围大幅度降温天气,影响小麦穗粒数形成。

中国2004年全面放开粮食收购市场和收购价格,粮食价格由市场形成。粮食价格放开后,为保护农民利益和种粮积极性,2004年、2006年起国家在主产区分别对稻谷、小麦两个重点粮食品种实行最低收购价政策。

粮食最低收购价制度的改革源于供求形势的变化。最低收购价制度是在粮食生产大滑坡之后,为了提高农民种粮积极性而设立的。但是从2013年开始,我国粮食总产量连续多年稳定在1.2万亿斤以上,从总量上看,已经高于需求。

5月19日,国家发改委等六部门联合发布《小麦和稻谷最低收购价执行预案》,与往年相比,今年完善了预案的启动条件和程序。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相关负责人介绍,这次预案修订,意在加快推动由政策性收储为主向政府引导下市场化收购为主转变。

按照新的政策,新粮上市后,农民随行就市出售粮食。当主产区市场价格下跌较多、低于最低收购价时,国家指定企业按照最低收购价格入市收购,引导市场粮价合理回升。

尤其是玉米、稻谷等,由于最低收购价制度,加上粮食连年丰收,导致库存积压严重。比如玉米,2015年全国玉米产量2.25亿吨,而全国消费量仅1.75亿吨,当年有0.5亿吨的产能过剩,而年底总库存更是达到了2.5亿吨,“积累了全世界最庞大的库存”。(时任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韩俊在2017年9月29日国新办发布会上的讲话)

作为最低收购价政策执行主体,中储粮集团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新粮上市初期,市场较为活跃,多元主体入市收购积极,前述预案适当延后启动时间,可以为市场化收购腾出空间,有利于市场机制发挥作用、形成价格。虽然收购启动时间有所延后,但在政策执行期内,农民可以自主选择售粮时机,不必急于集中售粮。

但是,最低收购价格政策保护农民利益的同时,也使得政府成为收购者的角色。曹慧告诉经济观察报,最低收购价政策承担的功能偏多,既要保证农业的生产,又要保证农民的收入。在目前形势下,很明显这两个目标很难同时达到。以后中国需要探讨的是最低收购价政策的目标单一化,最重要的是避免农民卖粮难。在保证农民收益的目标方面,可以转换为采用其他补贴政策。“农产品价格支持政策在我国粮食生产的历史上起到了重要作用,但同时也应看到,政策实施十多年来,只涨不跌的最低收购价格明显违背了价值规律,扭曲了市场机制,负面影响越来越突出。”卞靖告诉经济观察报,虽然农产品是一种具有公共属性的特殊商品,不能完全市场化,但从国内外成功的实践经验看,其支持政策仍应尽可能地发挥市场作用,尽量减少政策对市场运行产生的影响。

在这样的形势下,2016年,国家取消了玉米临时收储制度,并采取缩减种植面积、做大玉米深加工、养殖业北移和推广燃料乙醇等多种措施对玉米进行去库存。其中缩减种植面积、取消临时收储等供给侧改革,有效地降低了玉米的产量,玉米市场开始回升。稻谷和小麦的情况,和玉米领域也类似,最低收购价改革势在必行。

需要说明的是,在今年小麦灌浆收获期间,安徽等部分地区遭遇长时间阴雨天气、降水偏多、日照不足,不仅影响小麦灌浆和产量的进一步形成,还导致小麦出芽霉变,影响品质。换句话说,阴雨天气直接影响到小麦的最终收获品质。这在今年最低收购价粮食的质量标准从国标五等及以上提高到国标三等及以上的背景下,有很大的影响。

图片 4

图片 5

为此,7月20日六部门联合下发《关于进一步做好受灾地区夏粮收购相关工作》的通知,称“今年小麦收获期间,长江中下游和淮河流域部分地区遭遇大风、连续阴雨等灾害天气,小麦大面积倒伏,出现穗上萌动、发芽、黑穗等现象,超标小麦数量多”,要求“各地严格执行既定粮食收购政策,坚持问题导向,突出抓好受灾地区超标小麦的收购处置”。

决策层很快意识到了这一点,对农民增收的保护逐渐向非主要依靠粮食补贴方向转移。口粮最低收购价政策调整越来越迫切,而首个突破口是稻谷。今年2月份,国家发改委13年来首次下调2017年稻谷最低收购价格,从公布价格来看,2017年早籼稻、中晚籼稻和粳稻最低收购价格分别为每斤1.3元、1.36元、1.5元,比2016年分别下调了3分、2分、5分。

粮食最低收购价改革是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从2014年中央一号文件就提出要完善重要农产品价格市场形成机制,强化农产品质量,2015年一号文件提出,要加快转变农业发展方式,深入推进农业结构调整。

在今年7月份农业农村部例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农业农村部市场与经济信息司司长唐珂也提到,恶劣天气影响小麦产量、质量,预案启动时间推迟给市场化收购留出更大的空间,最低收购价收购的质量标准提高,三个因素“碰头”,导致今年大量质量偏差的小麦达不到最低收购价收购标准,销售价格偏低,购销进度偏慢。

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韩俊在9月29日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主粮产品的最低保护价一直是重大农业问题,由于今年稻谷供大于求,所以今年早籼稻、中晚籼稻和粳稻最低保护价分别下调了每斤3分钱、2分钱、5分钱。韩俊说,下一步将继续合理调整稻谷的最低收购价水平,形成合理比价关系,并研究消化政策性稻谷库存的办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